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业内动态
深化住房公积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纵横谈
 浏览次数: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17年,要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必须把改善供给侧结构作为主攻方向,增强供给侧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推动我国经济朝着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方向发展。住房公积金作为我国一项住房制度性货币供给和政策性住房金融主体,为解决城镇职工住房问题和有效化解房地产库存发挥了重要作用。如何围绕经济社会发展和制度实际,进一步深化住房公积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使供给侧改革和需求侧管理相互配合、协调推进?需要我们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充分认识住房公积金所具有的制度供给属性,以采取更加精准的改革举措,在有效去库存中发展住房公积金制度,以需求侧管理提升制度供给的适应性,既立足当前,又着眼长远,使制度供给侧改革和需求侧管理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可从五个方面分析和认识住房公积金所具有的制度供给属性。

一、住房公积金是一种住房制度性供给。供给属性是其本质特征。住房制度改革前,我国实行的是住房福利实物分配,制度的供给对象主要限于行政、事业单位和国营、集体企业职工等。停止住房实物分配以后,住房分配货币化供给对象也被限制为无房和住房面积未达标的“有条件单位”职工。因此,其制度供给对象不具有受众的普遍性和法定的约束性。而住房公积金作为一种不受户籍、身份等条件限制的住房制度性供给,则以其普遍执行的法定约束性,成为我国覆盖范围最为广泛的住房制度性贷币供给形式,2015年全国住房公积金实缴人数已增加到1.24亿人。2016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在《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的通知》中明确要求:“推进扩人住房公秋积缴存面,将农业转移人口纳入覆盖范围。”这清楚地表明,住房公积金将在承担负责解决城镇职工住房问题的基础上,其住房制度性供给作用将进一步拓展到解决农业转移人口进域后的住房问题,以推动制度转型和功能拓展,有效发挥住房公积金对新型城镇化建设的促进作用。

从这一属性可以看出,发挥制度的供给作用和供给效应同与时俱进的扩大制度覆盖范围密切相关,这就需要在深化供给侧改革中,着力以扩面建制增加制度的供给对象,充分体现制度对支持城镇职工和农业转移人口解决基本住房问题的供给属性职能。

二、住房公积金是一种住房保障性供给。住房保障属于政府基本公共服务范围,住房公积金作为一种把住房保障与市场化结合最为紧密的制度设计,已成为国家向每个劳动者提供的一份最基本的货币形式住房保障,而且其覆盖范围的普遍性和保障方式的多样性是其他住房保障形式所无法比拟的。在制度建立之初,通过住房公积金的缴存积累,建设了大量安居房、经济适用房,从供给侧缓解了住房供应短缺与城镇职工需求迫切的矛盾。近年来,又以发放项目贷款形式,支持了新时期保障性住房建设需要。至2015年末,全国已累计发放试点项目贷款841.3亿元,累计提取城市廉租住房建设补充资金1804.5亿元,充分发挥了制度对支持城镇低收入家庭解决住房困难的特殊性住房保障供给作用。

这一属性表明,住房公积金作为解决职工基本住房问题的保障性供给,要正确认识住房公积金相对有限的住房保障能力与缴存职工不断增长的住房保障需求之间的矛盾,在深化供给侧改革中,要着力处理好刚性住房需求与改善性住房需求的关系,提取使用供给与贷款使用供给的关系,要通过需求侧管理,首先保证刚性住房需求和提取使用需求。

三、住房公积金是一种住房收入性供给。在住房福利实物分配的旧体制下,职工收入分配中缺少住房工资含量,不仅难以实现国家和单位住房资金投入产出的良性循环,并极大抑制了职工有支付能力的合理住房需求,只能依靠单位分配住房解决居住问题。而通过住房公积金这种住房贷币化供给形式,以及将职工住房补贴同住房公积金并户管理,不仅增加了职工住房工资性收入供给,优化了住房供给资源配置,并有利于职工增加在住房消费需求方面的投入,以普遍供给带动刚性和改善性住房需求的扩展。至2015年末,全国住房公积金缴存总额达89490亿元,极大增加了职工住房收入性供给,加快了住房问题的解决和住房条件的进一步改善,并有效带动了住房消费市场的持续发展。

住房公积金作为职工住房收入性供给的属性说明,规范缴存、增加积累是提高制度住房供给能力和职工住房消费能力的基础,要通过增加住房公积金缴存归集,有效发挥制度供给对解决职工住房问题的帮助作用。

四、住房公积金是一种住房消费性供给。扩大内需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长期战略方针和基本立足点,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激发和释放有效需求,不断增强消费拉动经济的基础作用。住房公积金作为具有增加职工收入和支持职工住房消费等多重属性的住房制度,既可以通过不断扩大制度受益范围,增加住房消费群体;通过规范住虏公积金缴存,提升职工住房消费积累能力;也可以通过住房公积金提取、贷款使用,增强缴存职工住房消费能力和消费水平,形成以住房为主体的系列化、多样化住房消费行为和消费效应。在缴存住房公积金这个庞大的职工群体中,他们有的已是房地产市场消费者,有的则是潜在的消费者,即使不是房地产市场消费者,仅“十二五”期间,全国缴存职工住房公积金提取使用额就达到34059.5亿元。正是住房公积金这种定向主要用于住房消费需求有效转化为现实的住房消费行为,不仅能阶段性拉动住房消赞,化解房地产库存,并推动了扩大住房消费需求长效机制的建立。

住房公积金作为一种专项用于住房消费资金的属性则启示我们,在深化供给侧改革中,着力以扩面建制增加住房消费群体,以缴存积累提升住房消费能力,不仅能有效去化房地产库存,并能带动和促进制度的创新发展。

五、住房公积金是一种住房金融性供给。住房公积金是以职工缴存与资金使用互助形式为基础,政府提供免税等配套政策措施,提高广大缴存职工住房消费能力,推动其通过市场化途径解决住房问题。但对城镇职工抑或农民工等“新市民”来说,无论是产品消费还是服务消费,住房都是最大的消费项目,一次性投入大,普通职工难以负担,需要有一种负债期限延长的住房融资机制。而住房公积金则具有资金来源稳、缴存期限长、积累数额大等特点,能有效解决职工负债期限不匹配问题。正是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实施,培育形成了政策性住房抵押贷款制度,并带动了商业性个人住房金融业务的迅速发展。至2015年未,全国已累计发放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2499.33万笔,53349.7亿元,贷款余额32864.6亿元。住房公积金作为一种住房金融性供给,则成为了转变职工住房观念,支持职工家庭住房消费的重要政策性金融工具,并有效推动了房地产市场繁荣和经济社会发展。

住房公积金所具有的住房金融性供给属性,也使我们进一步认识到深化制度供给侧改革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受制于现行管理体制影响,在不同城市之间,住房公积金金融性供给既有使用小于供给的过剩,也有使用大于供给的紧缺,不仅需要通过深化供给侧改革,以用足有效发挥制度的住房金融性供给作用,也要通过需求侧管理,以用好调控和防范住房金融性供给风险。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