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业内动态
住房公积金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比较
 浏览次数: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住房公积金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由于存在一些类似性经常被进行对比,但本人认为两种制度存在根本性区别,本文将从执行和制度设计两个层面阐述两个制度存在的差异,并从推进住房公积金改革发展的角度探讨社会保障制度值得借鉴的地方。

一、执行层面的区别

(一)覆盖面不同:据官方数据报告,截至2016年底,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数达到8.88亿人、基本医疗保险覆盖人数超过13亿人,全民医保基本实现,住房公积金实缴职工1.31亿人,制度覆盖面存在较大差异。

(二)业务范围不同:住房公积金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保障的种类和范围不同,《社会保障法》第二条规定,国家建立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等社会保险制度。可以看到,社会保障所涉及的业务范围比较广,业务种类多,而住房公积金制度是关于住房的政策性制度。

(三)资金构成不同:《社会保障法》第五条规定国家多渠道筹集社会保险资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对社会保险事业给予必要的经费支持。社会保障制度除了统筹资金还有财政拨款支持,最近又增加了国有企业股份。而住房公积金制度资金来源就是职工缴存,来源非常单一,很多中心资金都是捉襟见肘,存在缺口。

(四)运行保障不同:社会保障中心的同志在座谈会上多次讲到“一旦没钱了财政必须拿出钱来”,在他们的脑海里这个认识是很确定的。从这一点能够看出社会保障制度的运行保障是非常强硬的,没有任何余地。住房公积金的运行保障相对来讲就比较弱,资金出现短缺贷款发放困难只能让群众排队,一些思路比较新的中心稿了资产证券化,但是就目前来看,合规性存在质疑。

(五)资金运营不同:社会保障资金通过专业运营保值增值,由社保基金理事会负责运营,可以参见《社会保障法》第六十九条:社会保险基金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按照国务院规定投资运营实现保值增值。住房公积金资金只能购买国债,不能进入资本市场运营,更没有专业的运营机构,资金增值能力有限。

二、制度设计层面的区别

(一)制度设计保障层级不同:社会保障制度的基本方针是广覆盖、保基本、多层次、可持续。从这个方针可以看出社会保障制度是保障公民基本生存权利的制度,按照马斯诺的需求理论进行分析,保障的是需求层级中最低层级的生理需要。这一层级的保障是刚性的,通俗的讲就是让公民在任何时候都能购有饭吃,活下来。所以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社会保障制度的资金保障是刚性的。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定位并非保障职工的基本居住权力,基本居住权力的保障由住房保障中心来执行,从制度设计和具体业务的特点来看,住房公积金制度的作用发挥主要通过发放低息的住房贷款,这种制度设计更像是一个政策性住房金融制度,只是目前制度设计比较单一,资金的筹集和使用路径没有完善和丰富。

(二)制度设计覆盖人群不同:《社会保障法》第二条明确了社会保障制度是保障公民在年老、疾病、工伤、失业、生育等情况下依法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可见社会保障制度的服务群体是全体公民。

《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第二条指出,住房公积金制度的覆盖人群是城镇职工。最近几年我们在实际操作中提出了自愿缴交,但是现在开展这项业务的中心不多,业务量也很少。

(三)制度设计的强制性要求不同:现在社会保障基本不需要执法。烟台市社会养老和医疗基本上已经全覆盖。这种情况的出现我认为并非是因为社会保障部门的执法工作做得好,而是制度设计本身强制性要求就不同,最明显的一个差别就是社会保障制度的实行是通过立法强制的,而住房公积金制度只有管理条例可以遵循,制度保障力度完全不同。各地政府对于社会保障制度推行的重视程度也比住房公积金制度高,主要还是因为制度定位存在根本差异。

三、社会保障制度可借鉴之处

(一)加强资金融通:《社会保障法》六十四条规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逐步实行全国统筹,其他社会保险基金逐步实行省级统筹,具体时间、步骤由国务院规定。从这一点来看,社会保障制度的资金融通度高于住房公积金制度。资金的全国融通也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住房公积金结余资金各地旱涝不均的情况到目前为止仍然是非常突出,经济发展好住房需求大的城市资金严重短缺;经济发展较为落后的城市有大量结余。应该逐步强化住房公积金资金全国或者全省范围内的资金融通。

(二)开拓资金来源:《住房保障法》第六十五条规定:社会保险基金通过预算实现收支平衡。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在社会保险基金出现支付不足时,给予补贴。第七十一条规定:国家设立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由中央财政预算拨款以及国务院批准的其他方式筹集的资金构成,用于社会保障支出的补充、调剂。资金来源的多元化保障了资金的充裕,也就保障了制度的可持续性,由于人口老龄化趋势的加强,社会保障资金限制也存在资金缺口,国家在积极的筹措资金,将国有企业的部分股份纳入社会保障基金。住房公积金制度存在设计缺陷,在购房需求较大的情况下不可持续性表现非常突出,往往出现职工缴存几千元贷款几十万的情况,必须要丰富资金来源才能保障制度的可持续性。

(三)资金运营增值:《住房保障法》规定:社会保障基本投资银行存款、买卖国债和其他具有良好流动性的金融工具,包括上市流通的证券投资基金、股票、信用等级在投资以上的企业债、金融债等有价证券,由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负责运营。随着《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条例》的施行,省级人民政府可以委托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运营社会保险基金。从近几年来看,社会保障基金的年增值都在10%以上,在专业组织实施下运行情况良好。住房公积金结余资金除购买国债外均存储在商业银行,给商业银行带来了大量收益,而中心获得增值收入较低,无法达到抵御通胀和资金升值的基本要求,应该加强资金运营能力。

从上述分析中可以看出,我国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在保障群体、保障范围、保障层级等方面都存在根本性差异。住房公积金制度经过多年的发展其金融性不断突出,保障性逐步弱化,广大职工也更加倾向于认为住房公积金制度是一种政策性住房金融制度,从当前客观运行情况看并非是狭义的基本住房保障制度。找准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定位是当前住房公积金改革工作的必要基础,只有明确定位才能明确改革方向,从而通过改革更好地发挥住房公积金制度的社会效益。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