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业内动态
以保障为目的 以金融为手段 -- 住房公积金应在社会保障属性中涅槃(二)
 浏览次数: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五)正确认识住房公积金在住房保障中的主体地位,促使其发挥更大作用。纵观人的一生,吃饭、穿衣、居住、医疗是最基本的需要,是社会保障的主要内容。具体分析,“吃饭、穿衣”的主要保障方式有最低生活保障救助和养老、失业、工伤、生育保险待遇等;“医疗”的主要保障方式有医疗、工伤、生育保险待遇支付和医疗困难救助等;“居住”的主要保障方式有廉租住房(实物和补贴)、公共租赁住房(实物和补贴)、住房公积金、经济适用住房、共有产权房等、在市场经济国家,通过政府安排救助性住房解决公民居住问题是“兜底”性质的选项,不具有普惠性。在我国所有住房保障制度安排中,住房公积金制度是目前覆盖人群最广、资金体量最大、功能最灵活、保障人数最多的住房保障制度,当之无愧地成为中国基本的住房保障形式,在住房保障制度中发挥着主体作用。唯有住房公积金,才能担负起“人人享有适当住房”的住房社会保障工作目标。对于住房保障,工薪收入者需要、非工薪收入者同样需要:城镇居民需要、农村居民同样需要;受雇劳动者需要、自雇劳动者同样需要;高收入者、中等收入者需要、低收入者更加需要,是人就要有居住的地方,都需要有住房保障制度安排。住房保障的普遍性责任责无旁贷地落在住房公积金制度上。只有将住房公积金制度覆盖范围定位在全体劳动者,才能吻合“人人享有社会保障”这个现代国家最基本的社会保障工作目标。

(六)深化将“新市民”纳入住房公积金覆盖范围的认识,化解当前住房领域的主要矛盾。资料显示,城镇户籍家庭已经基本户均一套以上住房,尽管仍在诸多结构性矛盾(既有多套房者、也有无自有住房者等),但总量上住房短缺问题已经基本解决。目前,以农村转移到城市和城市之间转移流动为主要特征的“新市民”住房困难问题比较突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这5年来,我国城镇化率从52.6%提高到58.5%,8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有关资料认为“新市民”群体在1.76-2.24亿人之间,再加上每年新增加的“新市民”(今年计划进城落户1300万人),住房需求更加巨大,需要我们在住房公积金制度建设中,将“新市民”的纳入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重要任务,妥善化解新时代住房保障领域的这一重要矛盾。从制度安排层面看,“新市民”因为是一个动态的概念(如从农村转移到城镇的新市民也可能逆向流动、一些农村劳动者计划向城镇流动或劳动者意向在城镇间流动但因住房等问题还没有付诸实施等),不具有概念的明晰性、确定性和可操作性,其涵盖在有适当较稳定收入的劳动者这一概念中可能更具有政策的公平性、普惠性和可持续性。

二、借助金融手段,用足用好金融工具,努力完成住房公积金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使命

(一)住房公积金扩大金融属性是发展需要。目前的住房公积金制度,主要吸引力一是来自于单位配套;二是发放住房公积金贷款。其中发放个人住房贷款是现行住房公积金制度最重要的制度安排,是金融属性的主要表现。但是,现行体制下,一些地方出现流动性短缺、个贷率超过100%、贷款和提取实行轮候制等影响制度发展和形象的特殊情况,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扩大金融属性的运用。既要从源头扩宽资金来源,也要科学设置运用政策,确保资金能长期实现自平衡,实现良性发展。

(二)科学把握政策性住宅金融在住房“多渠道保障”中的恰当位置。在“多渠道保障”方面,我国主要有廉租住房、公共租赁住房、住房公积金、经济适用住房、共有产权住房等制度安排。在住房制度改革中,国家坚持市场机制和政府调控“两手抓”,明确政府公共服务职能,形成面向高中低不同收入群体的多层次、差异化住房政策体系,做到“低端有保障,中端有支持,高端有市场”。“低端有保障”是通过保障性住房建设解决低收入等困难群体的基本居住需求。低收入群体由于自身经济条件的限制,没有能力进入市场,只能依靠政府保障解决住房问题。政府必须加大住房保障力度,逐步改善这部分困难群众的居住条件;“中端有支持”是采取措施支持中等收入群体解决住房问题。中等收入特别是中等偏下群体既享受不了政府提供的保障性住房,又难以承担价格高昂的商品房,被通俗地成为“夹心层”。对这部分群体,应重点发挥政策性住宅金融(住房公积金)的支持作用,通过提供公共租赁住房、增加经济适用住房供应、建设限价商品房和共有产权住房等方式,积极帮助他们解决住房困难;“高端有市场”是支持有支付能力的群体通过市场解决住房问题。逐步完善房地产市场体系,加强宏观调控,规范市场秩序,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稳定、健康发展,使其在满足高收入群体多样化的住房需求、促进经济发展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