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业内动态
金融化对住房公积金管理机构的影响(一)
 浏览次数:   字号:[]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一、机构性质统一,企业运作浮出水面

管理中心承担着住房公积金的筹集(归集、缴存)、支付(提取、个人使用)、使用(个人住房贷款、购买国债、支持国家重点建设等)等职能,是一个业务运营机构,随着金融化的转型,管理机构不再具有行政执法职能,很可能因此而失去作为参考公务员管理的事业单位的基础。

管理机构退出参公管理后,鉴于其具有的资金运营收入、运营成本和经营利润这一特点,很可能实行企业化管理。但作为政府设立的专门机构,其资金运作受政府的政策影响较大,机构主观能动性发挥受到一定限制,在正常运营方面具有垄断性、公益性、服务型,所以很可能定位于公益类事业单位,在一些重大事项上还得受政府的管制。比如,人员备案、薪酬制度、激励机制、收益分配制度等,不可能按照市场化去运作。

按照《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分类推进事业单位改革的指导意见》,现有的事业单位将被划分为承担行政职能、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和从事公益服务三个类别,在2020年前完成分类改革。管理中心作为从事住房公积金经营活动的事业单位,面向社会提供公益服务和为机关行使职能提供支撑保障,退出参公单位范畴将是一种趋势。退出参公范畴后的管理中心很可能继续保留在事业单位序列,强化其公益属性,统一为公益类事业单位。

二、管理方式变化,强制缴存逐步弱化

住房公积金制度定位的明确和管理机构性质的统一确定,必将影响到管理方式发生六个方面的重大变化。

一是强制缴存将会逐步取消,其金融工具作用将会充分彰显。面对市场经济下“发挥市场资源配置的决定作用”,以及公众的个性化需求,再强制缴存就显得与理不通。所以,强制缴存将会减弱,但不会一下子取消,会有一个3-5年的缓冲期和过渡期。

二是缴存核定将会彻底颠覆,协商储存成为一种趋势。管理机构可以根据当地职工收入状况,结合住房市场变化和居民消费习惯,推出一系列缴存额度,供其自主选择使用。原有的依据缴存比例、缴存基数确定缴存额,就失去了意义。住房公积金缴存与个人工资脱钩,因其工资差异导致的缴存差异便不复存在,什么“锦上添花”“少数富人俱乐部”“助长了收入差距拉大”等不实之词随之消失。

三是筹资方式将呈现多样化,将通过发行融资债券、资产证券化、同业拆借等方式,解决资金供需平衡问题。管理中心一旦成为金融机构,这些都是运营中其基本的方式。

四是以存定贷将被普遍采用,可贷款额度与缴存余额脱钩的做法将会成为历史。由于缴存额的多少由个人自主决定,个人缴存的目的是为了获得低于商业银行的住房消费贷款,早日解决或改善自身住房条件。由于资金运营的效益需要,管理机构可能会适当延长贷款缴存期限的要求,如,连续缴存满6个月可能会有所调整,获得贷款的多少,可能需要与个人缴存余额挂钩。缴存人为了缩短贷款的等待期,可能会尽可能加大月缴存额。这样,协商缴存就成为一种双方都可以接受的选择。

五是网点职能将会有所扩展,借鉴银行核算方式,采用“扁平化”的管理模式将是一种必然选择。作为金融机构的管理中心,目前的“四统一”管理模式,增加了内部管理层级,加大了设区市中心的信息传输、资料传送、事务往来工作量。在信息化时代,公众服务“只跑一次”是普遍愿望,管理机构依据提高效率的要求,设区市管理中心下设的派出机构,将会承担起一定的管理职能。目前一些地方管理部“空心化”状况将会改变,管理部职能将会有所扩充。

六是分散核算将会得到实施。长期以来,由于混淆了统一核算与集中核算的概念和界限,加之没有明确规定“四统一”的具体做法,各地在探索中各显神通,给行业监管带来严重困扰。尤其是实行设区市中心统一核算,有的将管理部纳入了市中心“大盘子”集中核算,有的采用内部资金上划,不仅增加了核算成本,造成人力、物力和财力浪费,而且核算不规范时有发生。这些短板的根源在于缺乏统一核算的具体实施细则。所以,管理机构一旦成为金融机构,可以参照银行做法,变集中核算为分散计算,在市中心统一核算要求下,由管理部承担基本核算职能,做到日清月结,每天班后扎帐,确保核算质量。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